首页 男生 都市 等在春天的王妃

七十八 针锋相对

等在春天的王妃 半缘如是 2681 2023-03-18 14:56

  

宋希晨看到这两位都来了,就知道别说从高真帅嘴里挖点有用的东西,估计就是没用的,他们也很难能挖出来了。

所以他根本没进审讯室,而是让张宝文去审理了。

张宝文只开口说了一句:“姓名?年龄?职业?”

贺君念这时显得彬彬有礼地提醒说:“我的当事人,是合法公民,是义务来配合警察的调查,在没有证据确实证明我的当事人触犯法律的情况下,请警官阁下注意谈话的言辞。”

张宝文张大的嘴这次是彻底合不上了,再看到高真帅那副好像事不关己的模样,他心里估计已经骂了贺君念千千万万遍了。

张宝文这时忍着心里的火气,又问了一遍:“高先生,请你说一下你的姓名、年龄、职业。”

贺君念这时回答:“我当事人,姓名,高真帅,年龄,33岁,职业,恒建集团的经理。”

这时的张宝文的双手是紧紧地握拳状,眼睛像是要冒出火星,愤怒成这样,全怪高真帅他们这么玩。估计贺君念经常被委托来这里吧,经常这么干吧,从他刚才和宋希晨对对话和神情中便可揣测一二。

贺君念在警局里这么拉仇恨,就不怕哪天自己也纠纷于某一件案件中,不怕到时候警察来个十八般武艺的逼问?

张宝文这时候,直接拿出来关键性的证据,他一定要完成队长交给他的任务,从高真帅的嘴里得到点什么。他打开了一段视频。

视频中也是一名女子,在接受询问。

韩亦静和高真帅都认得,她就是Lily的那个助手,也就是画展的负责人。她在视频中说,高先生和Lily是恋爱关系的,因为我曾经见过高先生到Lily的家中留宿、还送给Lily玫瑰花、一些名贵的礼品,而且Lily也跟我炫耀过说高先生是很爱她的。

高真帅看完这个虽然这个时候面上还是不起丝毫波澜,心里却想他一向百花丛中度,这次却没想到让Lily摆了他这么一道。

韩亦静此时开口提醒高真帅:“高先生,这个涉及个人隐私,您可以不回答,您有权保持沉默。”

张宝文此刻也是惊掉了下巴,这位韩律师不是刚参加完他们的案情分析会吗?她不是协助他们破案吗?怎么现在摇身一变就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了。这个女人不会是公报私仇,嫌他当时呛了她那么一两句吧。真是小肚鸡肠的女人。

张宝文此时又放出了一段视频,视频中还是那个助理,仿佛要更实锤高真帅和Lily的恋爱关系。那个助理她说:“我想起来了,不仅是我、Lily、和那个工作人员知道隐藏间的存在。还有一个人知道。”视频中张宝文立马问:“还有谁?”

那个女助理回答:“是Lily的男友,高真帅,高先生。我们正在筹办整理画展的时候,高真帅曾经来过。Lily把他还带进了那个隐藏间。他们在里面……”

张宝文继续追问:“他们在里面做什么?”

那个助理颇为难地说:“他们在里面就做那个,就那男女之事。”

韩亦静满脸惊讶地看着高太子,那助理的意思是高太子不只是和Lily……而且还是在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?虽然不是直播,但……她的白眼此刻已经翻到了天上,她真是后悔那会为什么要答应这个风流公子。但出于职业道德她还是再次简短地提醒说:“高先生,你有权保持沉默。”

就这样,一场询问下来,张宝文一无所获,他虽然参加工作没多少年,但他也审讯过无数次,但从来没有这次这样一无所获,这次这样憋气、窝囊。

这时,宋希晨也推开了审讯室的门说:“这次麻烦高先生来这一趟,很高兴高先生这么配合。”

高太子鼻子哼了一声,然后绕过他们走了。警局这样的地方,他可是一秒也不想待的。

张宝文此刻似乎认识到韩律师的确是一个可怕的人,他不应该认为韩律师在他们的破案中没起到任何效果,是不是他那样对待韩律师,所以韩律师才去做了高真帅的辩护律师。

他低下头说:“队长,我想和韩律师说声对不起。”

宋希晨说:“你能认识到她也是我们中的一个伙伴,不错,小子有进步啊。你去吧。”

张宝文赶紧追了出去,对韩亦静说:“对不起,我不应该……”

韩亦静却微笑着说:“你那样认为也没有什么错,只是说了部分事实而已,和你持一样看法的恐怕也不是你一个。所以你无需道歉,我也谈不上生气。”

张宝文赶紧趁热打铁问:“那你还会协助我们破案吗?你不回来,我们队长可能会把我脑袋都削掉。”

韩亦静笑着说:“我是还会继续协助你们破案的,但目前这个案子,我恐怕是不能继续帮忙了,因为我已经答应做高先生的辩护律师了。”

张宝文还是有些失落。

但他没想到,把这些告诉队长后,队长只是简单噢了一声,仿佛这一切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。上车后,韩亦静沉下了脸再次说:“高先生,你最好把去那个画展的事一五一十地讲一边。”

高太子知道韩亦静估计是有点生气,怨他没有全部说出来,导致他们刚才处于了被动的局面。而且如果不是这两位律师经验丰富,估计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更不可能从警局走出来了。

高太子一边启动汽车,一边讲:“来到时候不是讲过,她要送我一幅画吗?她就带我去了画展里面的一个隐藏的房间里面。”

这时高太子却戛然而止了,什么话也不讲了,因为他以为接下来他不讲,韩亦静也是懂得。

可是他没想到韩亦静还是直接问了:“接下来呢?”

高太子心里想真是无趣的女人,真是不知道和尚为什么会喜欢她。

但想到他此时还要继续请人家为他辩护,他只好再次合盘托出说:“我们在那里面进行了深入交流,交流完,我就拿画走了。”

韩亦静还是有点不明白,继续发挥了好问的精神:“什么深入交流?”

这时,旁边的贺君念也绷不住了,故意“咳——咳”地咳了两声。

突然她就想起了刚才在审讯室里,张宝文给她他们看到视频,视频中助理说的话,什么深入交流,不就是男女那点破事吗?

贺君念问:“当时除了你、那个助理可还有其他人见你进去过那个地方?那幅画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果然高太子再一次没让众人失望,他说:“当时她的助理和一个员工都在那里准备画展需要的东西,他们见我到了画展,也看见我们两个进入了那个隐藏的房间。画还在车的后备箱里扔着呢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